宜兰・加罗湖

2020年05月22日 12:42 家电农村

上个週末,和朋友到宜兰四季部落,準备来去山上住一晚,异想天开的背了帐篷、睡垫、睡袋还有两天一夜的粮食,就这样出发了。

花了七个多小时,翻山越岭,一路上没有虫鸣、没有鸟叫,连风吹动树叶的摩擦声都没有,万籁俱寂的像是整座山只剩下我们。

因为担心摸黑抵达,我们不断赶路,筋疲力尽的抵达了山顶,火速地搭了帐、吃了晚饭,等到一切就定位,才发现一路上,都没有和山林或自己对话。

冬季,冷到末梢神经已毫无知觉,我们喝着热茶,看天上点缀的星空画布,像是奖励着一整天的辛劳,一颗绿色的流星划过天际,来不及许愿,也没带任何器材捕捉这份美不胜收,但想想也觉得,这一刻的永恆,自己晓得就够。

从那一刻开始,时间慢了下来。

清晨的露霜让帐篷、小草结了冰,在阳光刚洒下的那一刻,大地因为冰霜的反射而闪闪发亮。

隔天一早,补充完体力,上午八点左右,我们就开始下山,也许是知道终点在哪,回程的时候,终于有时间可以好好拥抱这片山林。

回到了芒草区,这儿永远都像是秋天,高过人头的狂草枝枒乱窜,一边要小心被芒草割到脸,一边又害怕误入小腿深的泥泞沼泽,冰冷的雾气,让眼前视线模糊不清。

历经了一番长途跋涉,阳光从森林的缝隙间射出微光,悬浮在空中的雾气逐渐淡化,夏天来了。面对一整片错综複杂的藤蔓,我们只能手脚并用,在树根与土壤间寻找着地点,我们到底是怎幺上来的?

我开始想着,是不是万物之于宇宙,都只是为了创造更多的过程,于是我们有了假期,于是我们有了景点?

攀越瀑布上的石壁,再跨越两棵被拦摇折断的巨木,我们回到曾坍方的砾石路,阵阵微风吹来,芬多精在周围挥发,风光明媚,我们回到了春天。

登山可比喻为人的一生,有的人,像是拼命在追赶着什幺,赶着太阳下山前到达目的地,赶着年龄的时程,几岁前有房,几岁前把自己嫁掉;而有的人带足装备,慢慢欣赏沿途的风景,累了则就地扎营,补充好体力再上路前进。

湖泊固然美丽,但比起加罗湖,沿途陡上陡下、曲折离奇的风景,更令人意犹未尽。很幸运的,这次的路线是来回折返,才能在一股脑地往前冲后,又回头体验这座山多样的面貌。

不过人生可没这幺幸运,此时此刻永远回不去,其实说穿了,我们都是拼命的往死里活,快点抵达似乎没有比较好,某天两脚一伸,见了孟婆,里程碑也不一定比回忆来得有价值。

回头看这总高海拔两千多公尺的路途,加罗湖的景色在脑海里逐渐模糊,但回程的风景,因为我们放慢了脚步,才真正体会春夏春冬带给身体的变化。

下山以后,又过了一个四季。

抵达风景罗湖雾气逐渐补充幸运下山终点回程一边永远阳光芒草宜兰旅游景点
上一篇:
下一篇:

最火资讯

2015 年研究报告:北欧妈妈最快乐

2015 年研究报告:北欧妈妈最快乐

随着政府与社会的帮助程度不同,妈妈们快乐的程度也不同。一起来看看妈妈们的快乐秘密排名!4号时,拯救孩

2015 年程式设计师们最爱和最怕的程式语言是什幺?

2015 年程式设计师们最爱和最怕的程式语言是什幺?

开发者调查是 Stack Overflow 每年都要进行的一次开发者用户调查问卷活动,调查对象为在

2015 年销售量最高的球鞋 Top 30,你有哪几双?

2015 年销售量最高的球鞋 Top 30,你有哪几双?

这几年在全球疯球鞋的气氛带动下,各大运动品牌动作频频,不论是 Jordan Brand 的 30 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