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历史:遗失的王朝——奥兰多魔术兴衰史

2020年06月23日 10:25 识别小米

口述历史:遗失的王朝——奥兰多魔术兴衰史

第五章  一路高歌

在成为真正的总冠军争夺者之前,魔术还缺少一块重要的球队拼图。当Michael Jordan于1993年退休之后,魔术得以成为东区的顶尖球队(Jordan于1994-95赛季中期选择复出)。大前锋Horace Grant是公牛队第一个三连霸的见证者,他在场上相当可靠,攻守兼备。公牛队本以为他们会和Grant续约,但是Grant却因为公牛队没有早点想到他而感到恼火。

1994年7月,他火速和魔术签下5年1700万美元的合约。「我脑袋很清醒,」Grant告诉《奥兰多哨兵报》,「是公牛队内部出了问题,不是我。当球队赢球的时候,一切都被掩盖了。而当球队挣扎的时候,什幺事都被曝出来了。Jerry Krause其实就是个骗子。」为了给Grant的合约清理出薪资空间,魔术交易了Scott Skiles,但是Skiles加上一个未来首轮选秀权却仅仅换来了一个二轮选秀权。他们寄希望于Hardaway来扛起组织进攻的大旗。

John Gabriel

薪资空间在那时可是个新鲜的概念。我们将Scott Skiles交易到华盛顿,然后用留下的资金签下Horace Grant。一开始联盟不同意这笔交易,他们认为我们没有得到相应的补偿,完全是为了清理出空间。我们反问道:「所以我们到底哪里有错了?」

Brian Hill

我们得到了一名不需要以进攻为支撑的球员——球队里已经有一堆得分手了。Grant不论是单防还是团队防守都相当出色,别人在防守时犯的错他都能给弥补回来。

John Gabriel

交易走Scott Skiles是个艰难的决定。他已经处于职业生涯的末期,在场上已经可以当教练了。他的好胜心是我所见过的人里最强的。但是,Horace Grant很明显就是我们球队拼图的最后一块。

Donald Royal

教练团让Scott Skiles和Penny在一起搭配了一年,然后发现两人并不能共存。Penny那时候是个刚走出大学的毛头小子,相当固执,你说什幺他都听不进去。Skiles也是个相当强硬的人,而当一个新秀想要抢他位置的时候,他会怎幺处理你应该想像得到。两人在一起竞争是挺好的,但绝不是长久之计。

David Steele

人们都觉得那支魔术有机会成就一番事业。你看,Shaq和Penny在场上有着美妙的化学反应,Dennis Scott是那个时代最厉害的三分射手之一,而Nick Anderson也在逐渐成长之中。

Brian Hill

我觉得那时候的Penny还有点懵懵懂懂,不知道自己到底有着多大的潜力。

Anthony Bowie | 奥兰多魔术后卫

当我看他隔扣Patrick Ewing的时候,我在心里大喊,我的老天啊,这孩子的天赋也太好了。

Nick Anderson

是时候让Penny接管比赛了……健康的Hardaway是我见过的最具有统治力的球员之一。他身高6尺七八的样子,却打的是控球后卫,而且在场上无所不能,投篮、控球、防守样样精通。他甚至可以胜任三个位置。

Brian Shaw

Penny对于听从Shaq并不反感。他明白:我是做决定的人,我能让Shaq开心,当然也能让自己和别人开心,因为球在我的手里。我是那个分配球的人。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我知道我最擅长的是什幺,我也知道一定要给Shaq传球。我能在自己得分的同时让他也感到开心。球队因为他的存在而受到诸多讚誉。他让篮球变得更为简单明了——只要他被包夹,我就能更轻鬆地得分。我入选NBA最佳阵容第一队很大程度上都归功于Shaq的存在。

John Gabriel

一开始,让Shaq接受双核的事实是个挑战。这不仅事关球权分配,更与金钱的分配有关——那时NBA对年轻球员合约上限并没有相关规定。

Brian Shaw

Shaq是球队的带头大哥,这也是他的理想角色。他是那时NBA最具有统治力的中锋,所以他有着「让我带头跟我走」的抱负。在我看来,Shaq与Penny的关係和Shaq与Kobe的关係相当相似。Shaq对他们都很尊重,而他们俩的尊重则体现在场上。只要在球场上,他们就只有全力拚胜的念头,有什幺嫌隙也都是场下的事情。

Brian Hill

如果Penny在低位接到球,他能在联盟任何控卫头上得分,所以对手必须包夹他。Penny可是传球好手,面对包夹时同是如此。不论是内切的Shaq,还是外围的Nick Anderson和Dennis Scott,他都能把球传到。这就是其他球队惧怕他的地方。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一切尽在我们掌握。我身高6尺6,Nick6尺7,替补后卫里Brian Shaw 6尺6,Anthony Bowie 6尺5。我们队的后卫线是全联盟最高的。我们就是这幺特殊。

Horace Grant | 奥兰多魔术前锋

注5:这段话来自于2014年2月25日的B.S. Report。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在东区,我们是最好的球队,就算是在全联盟我们也敢这幺说。我们有Shaq、Penny、丹尼斯、我还有Nick。

Brian Hill

Dennis Scott的射程几乎没有限制。就算是29尺的三分球,他投起来也像是罚球一样轻鬆。他的出手动作相当好,投篮时手腕很放鬆,拨球充满力量感,同时身体还能始终保持平衡。每次他出手时都让人觉得是个必进之球。

注6:1994-95赛季前,NBA将三分线的距离从23英呎9英吋缩短为全角度22英呎远(也就是现在底角三分线的距离)。

魔术一众射手充分利用了这一点。在四场总冠军赛的比赛中,魔术出手118次三分球,场均几乎达到了惊人的30次。三分球在现代NBA中是不可缺少的一环,但是在20年前的NBA,没有哪支球队对三分球有如此狂热的痴迷。1997-98赛季,NBA又将三分线的距离改回原来的23尺9英吋。

Dennis Scott

我爸以前一直告诫我,要练好控球和投射,免得你长不到7尺。我六年级就已经6尺7了,周围所有人都觉得我会长到7尺。但是六年级突然长高之后我就再也没有长过。

Nick Anderson

我觉得就连我们自己都低估了我们的水平。打进总冠军赛那年,我们主场39胜2负,几乎没有人记得了吧。这可不是什幺容易做到的事情啊!

John Gabriel

Michael Jordan复出之战正是我们在客场对上公牛的那场。这场比赛的重要性直逼总冠军赛,因为Michael Jordan的复出意义相当重大。我们最终击败了公牛队。赛后,我和老闆一起走进了更衣室,我对着所有人说:「我有预感,我们要做一件大事了。」

Donald Royal

Jordan在防守有些球员时必须全力以赴才行。Penny就是其中之一。

Jon Koncak | 奥兰多魔术中锋

我和Michael Jordan一起参加了84年的奥运。那年夏天,我们从认识到慢慢熟悉,最终我们的友谊持续了整个职业生涯。那场比赛是我第一次见识到Jordan防不住的球员。我还清晰地记得他垂头丧气的样子。

Donald Royal

Jordan退休了两年,因此他是在走下坡路,而我们则正步入巅峰。

口述历史:遗失的王朝——奥兰多魔术兴衰史

第六章  东区新星

魔术最终以57胜25负的战绩结束了1994-95赛季例行赛,高居东区第一。他们横扫了首轮的对手塞尔提克队,也见证了塞尔提克主场波士顿花园球馆的谢幕演出。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是公牛队,以及刚复出的Jordan。

David Steele

那年的塞尔提克不是什幺很优秀的球队。但是魔术还相当年轻,因此击败对手就显得相当重要了。

John Gabriel

我们终结了波士顿花园球馆的历史——在那里我们赢下了系列赛的最后一场。

David Steele

次轮和公牛队第一场比赛的胜利让我们自信心爆錶。比赛中,最为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幕要数Nick Anderson从Jordan那里直接把球断走了。这是队史上最美妙的一场胜利,我不会吝啬对这场比赛的讚誉。

Brian Hill

Jordan过半场的时候,Nick碰到了球,几乎让Jordan失去了对球的控制,然后Nick又一次碰到了球,抄截成功,最终Horace Grant扣篮得手。

Nick Anderson

我记得第一场击败他们之后,记者们写的文章里都提到,我说了些45号不是23号之类的话。7结果下一场,他直接穿着23号出来了。他想要告诉我们,他还是那个23号Jordan。

Brian Hill

我记得我很镇静的说了这幺一句:「别惊醒了沉睡的巨人。」Michael Jordan已经够伟大了,别再给他别的动力来对付我们了。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我当时就想:「哇糙,我们有麻烦了。别把神惹怒了啊。我们可不希望他找到状态。」然后第二场比赛他就把我们打爆了。他是带着复仇心上场的。

Brian Shaw

我们赢定了,我突然有了这样的预感。所有人都在议论45号Jordan与23号Jordan的差别。所以当他第二场换回23号后,我就知道,他的自信心已经瓦解了,他觉得穿45号是打不好的。

Richie Adubato | 奥兰多魔术助理教练

他找回了多少能力?我猜他大概只找回了四分之三吧。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整支公牛队的步调并不一致,他们也找不到以前的那种状态。公牛队的主场刚刚换到联合中心,但Jordan并不喜欢新球馆。Jordan喜欢打板,但是在新球馆他却找不到点了。他们的老主场芝加哥体育馆似乎对主队有着特殊的偏爱。可是换了主场后,我们反而佔到了便宜。

Shaquille O’Neal

就算我们赢了公牛队,人们也没怎幺讚扬我们,因为那是Jordan刚复出的时候。我几週前问我儿子说:「你知道最后一个击败Jordan的人是谁吗?」他说:「没人打败过他吧。」连我儿子都不知道!我回答他说:「就是我啊!」然后把录像什幺的给他看了。击败Jordan可是我的得意之作。

Brian Hill

所有人都在说,Jordan复出才打了25场比赛。随便他们说去吧。不管怎幺样,Michael Jordan就是Michael Jordan。不信你可以去问Pat Riley这个问题——Jordan复出后在Nick队头上得了55分呢。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Grant是带着情绪打这个系列赛的。他因为与球队不和而负气出走。他想留在公牛队,但是发生了一些波折,他说了些有关Jordan的话。最终,他只能吞下苦果,来到奥兰多。

Horace Grant

禅师放我中距离,那种15尺左右的投篮,可是我怎幺投怎幺有。我听说有公牛队员问禅师:「我们能不能找个人去防他啊?」禅师不让,他说:「不用,就让他投好了,看他能投出什幺花来。」结果那个系列赛我的命中率差不多超过65%了。注8:这段话来自B.S. Report。注9:和公牛的系列赛中,Grant场均得到18分11个篮板,而命中率更是达到了64.7%。

Nick Anderson

我们把Horace Grant举到空中,他拿着一条毛巾挥舞着。公牛球迷们可不乐意看到我们这幺做。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我们给了公牛队太多的动力,让他们在第二年找到机会把我们踢出了季后赛。我不理解到底为什幺会这样。我们当时只是让Shaq把Horace Grant扛在肩上,让公牛队感到难堪罢了。没想到他们在下个赛季就完成了复仇。

Horace Grant

我并不想搞那幺大,但是Shaq过来和我说:「哥们,让我们把你扛起来吧。」我连声拒绝。结果他冲着我吼道:「你最好赶快上来!」我被举起来之后就热血沖脑了。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我们击败了公牛队,击败了Jordan。我们是季后赛中最后一个击败他们的球队,也算是创造了历史。

Nick Anderson

我有个阿姨是公牛队死忠粉。她以前总会烤点蛋糕什幺的送给我。那个系列赛后,她告诉我她在也不会给我做蛋糕了,因为我们打败了她心爱的公牛队。

Shaquille O’Neal

我们刚刚打败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球员。但这个系列赛却为我们第一次总冠军赛的失败埋下了祸根。我们当时太开心了,毕竟击败的是Jordan,我们也因此觉得一切尽在掌握。

Shaquille O’Neal

溜马的Reggie Miller喜欢绕掩护接球,他们还有Byron Scott、Derrick McKey以及两个Davis。他们是一支很强硬的球队。

Mark Jackson | 印第安纳溜马队后卫

那个系列赛打得很艰难,因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打进打出的篮球体系。Penny是个全能战士,而Shaq又那幺有统治力,他们俩都有能力接管比赛。这种体系对于整个联盟来说都是个新玩意,还都处于应对方法的摸索期。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当时我们两支球队都没办法在对方的主场取胜,所以谁有最后一个主场谁应该就会获胜。

David Steele

第四场比赛中,Brian Shaw的进球让奥兰多领先一分,接着Reggie Miller和Penny相继进球。最终Rik Smits压哨绝杀了我们。两边你来我往地进球,也是NBA历史上的经典时刻之一。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我们有机会击败他们,也告诫过Tree Rollins「千万别被假动作给骗了」。不过Rollins还是被点跳了,Smits也借此机会投进了绝杀。

Rik Smits

Derrick McKey在暂停结束后告诉我:「嘿,如果你拿到球,一定记得做个假动作。」当然,Reggie Miller是我们的第一选择,但如果有人盯住了他,我就会是第二选择了。

Brian Hill

我把Rollins换上了,因为他经历过很多关键时刻的冼礼,我最后还叮嘱他:「别跳,把手举起来,千万别吃假动作。如果他骗过了你,他就能把球投进。」但是球员们都是靠着直觉来打球的,而特里整个生涯又都是个火锅手。

Donald Royal

我们都和Rollins说过别跳了。那个赛季Rollins其实已经是半球员半教练的状态了。整场比赛他都坐在那里,拿着战术板,比赛的最后教练却突然叫他上场了。赛后,他一直非常伤心,内疚是他的错导致了输球。有几天他都没和别人说话。

Wayne Monte “Tree” Rollins | 奥兰多魔术球员兼教练

我感到沮丧万分。我知道里克会做假动作的。但我仍然相信我自己的判断,那个计时员没有及时开始计时。他是个主队的球迷。我想到了以前在费城的时候,计时员不到非要开始计时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按表的。1.3秒里先接球,再做假动作?得了吧。可惜那时候NBA还没有重播系统。

Rik Smits

那场比赛我们终于让Shaq陷入了犯规麻烦。如果最后一球是Shaq防我,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Nick Anderson

Mark Jackson放了狠话,Larry Brown也说了几句关于我们的话。我记得我们和媒体说,他们似乎忘了第七场是在我们的主场。抢七大战中,我们一举击溃了对手。

Brian Hill

我心里承认,那时候的溜马队其实比我们更优秀。他们几乎每个位置上都有能和我们身材相匹配的球员。他们经验丰富,久经沙场考验。每场比赛最后都是主队胜出,他们拼到了第七场,希望能打破魔咒。

Anthony Bowie

那个系列赛里,要幺你站出来,要幺就会被对手羞辱。没有什幺缠斗模式。不过大部分时间里,我们的表现都要更好。

Brian Hill

第七场比赛是我带队打过最好的一场。球员们牢牢按着防守计画行事,进攻也井井有条,更不用提他们在场上有多拼了。

Brian Schmitz

Shaq和Penny都必须在和溜马队的系列赛中获得成长。

口述历史:遗失的王朝——奥兰多魔术兴衰史

第七章  总决风云

1995年总冠军赛,年轻的魔术对上老将云集的火箭队。火箭队上个赛季刚刚夺冠,但是魔术在例行赛两次击败火箭队,因此他们仍然对总冠军赛之旅充满了信心。火箭队47胜35负的战绩仅仅排在西区第六,运彩给出的夺冠赔率仅为30比1。迄今为止,火箭队仍是总冠军球队中排位最低的种子。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例行赛两场比赛我们都完胜他们。我们的运动能力远胜对手。他们击败马刺之后,我们就对夺冠充满了信心,因为马刺才是我们更为畏惧的球队,而火箭并不是什幺难缠的对手。

Shaquille O’Neal

例行赛的时候,我找到了对付Hakeem Olajuwon的办法。但是我庆祝的太早了。进了总冠军赛之后,我自信爆錶,觉得对位他没问题,没有始终保持专注。但第一场失利之后,我好像一下子成长了。我告诉自己:「好吧,我现在知道在结束前都不能庆祝了。就算我拿了总冠军也不行,因为我的生涯还在继续。」

Brian Schmitz

有消息称,魔术有人出去开派对了,其中就包括Shaq和Dennis Scott。

Donald Royal

进入总冠军赛之后,我们的状态就像是大功告成了。我们有主场优势,怎幺着我们都会在主场赢下前两场的。

Kenny Smith | 休士顿火箭队后卫

例行赛不是我们的天下,有些比赛我们会选择性放弃的。就算今天输了,我们还是会连着赢个五六场保住我们的排名的。我们有这样控制自己和比赛的能力,因为队里老将众多。但是这也带来了年龄问题,所以我们不可能82场比赛每场都去拼下来。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Shaq是个真正的5号位中锋,而Hakeem Olajuwon其实是个大前锋,不过一直打5号位。大梦头脑很好,技术也很全面,不是什幺易与的对手。Shaq那时候还没有完全进入巅峰,湖人时期的Shaq才是最具有统治力的。如果湖人鲨碰到大梦就能给他製造麻烦了,但95年Shaq还很年轻。而大梦正处于全盛时期。

Brian Hill

他们两人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Shaq力量感十足,大梦则更灵巧,因此他们都防不住对方。休士顿经常迫于Shaq的威力而去包夹他,逼迫他把球传出去。通常情况下,Shaq所防守的人都不需要包夹,但是大梦不一样。他可以在离篮框12尺的地方接球,利用他的速度和脚步给对手製造麻烦。我们的防守策略都是根据他的行动来调整的。

Shaquille O’Neal

大梦球风稳健合理,而我年轻气盛,打球风风火火。他教会了我成功所需的一切素质。

John Gabriel

总冠军赛第一场的上半场,我们打出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不论对手身处球场何处,我们的防守都能照顾到。上半场我们堪称完美。

Rudy Tomjanovich | 休士顿火箭队总教练

他们在两场例行赛里都击败了我们。总冠军赛一开始,他们又轻鬆在我们面前表演着。很多人都给我们捏了一把汗。

Kenny Smith

Clyde Drexler、我、Olajuwon、Sam Cassell还有Robert Horry聚成了一个半圈,我们其中有人说:「只要我们追到差8分,他们就不行了。」随后我们就搞定了分差。我们又一次聚到了一起说:「如果我们赢下这场比赛,我们就能在系列赛里剃他们光头。」

1995年总冠军赛第一场比赛中,Kenny Smith在Anfernee-Hardaway面前命中跳投,将比赛拖入延长。

David Steele

Hardaway和Shaq总能在恰当的时刻进球,确保我们的领先。

Anthony Bowie

我敢说,如果教练团解放了整个替补阵容,我们还是能赢的。总冠军赛第一场我坐了一整场的冷板凳。随便他们怎幺扯不让我上场的理由吧。我们上半场领先将近20分12,教练却不让替补上场?拜託,主力们肯定累了。其实他们清楚,我有着专注于防守的能力,没多少人能直接突破我的防守。板凳上有我还有Donald Royal这样的球员吶!就靠着六个人是拿不了总冠军的。

Dennis Scott

那时候,教练团不让板凳球员上场是因为他们的风格问题。Bowie是Nick的替补,Royal则是我的替补。Royal的防守和突破都比我好,我们也形成了不错的互补。但如果Shaq、Penny和Royal同时在场,就会产生球场空间的问题,对面的防守不会再外扑了,因为Royal的三分球不是很好。

Donald Royal

整个例行赛我都是先发,但是季后赛和总冠军赛就不一样了。我大概只打了两分钟总冠军赛吧。13 我为球队输球的方式而感到痛苦。Scott是我的好兄弟,但我不得不说,他在场时我们的防守很成问题,而防守就是我在球队立足之道。

Anthony Bowie

我们坐在那里时,听到教练问场上的球员「你累不累?」你问这个干什幺?你不是很清楚吗?你倒是换别人上啊。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我们当时选择包夹大梦,但是火箭队的射手们好像一个球都不会投丢。我的想法止不住地从脑海中冒出:天啊,也许上天想让他们赢球吧,怎幺每次都能投进。

Wayne Monte “Tree” Rollins

总冠军赛第一场,Kenny三分球都投疯了。我和Kenny在休士顿做过两年队友,但我从没见他投这幺準过。我心里默念:不是吧,我们难道要被他干掉了?季后赛正是伟大球员诞生之处,他彻底击败了我们。

Pat Williams

我们几乎把休士顿打入了无底深渊,但是他们很快就爬了出来。我们顶住了他们的攻势,保住了领先。Nick获得了两次罚球。我们似乎就要守住主场了。

Nick Anderson

我走上了罚球线,两罚全失。

Dennis Scott

他本有机会成为英雄。Penny因Nike广告而出名,Shaq拥有一切,我也有自己的Reebok广告。那本是Nick大放异彩的时机。

David Steele

这样的事只有亲眼见到过才能相信是有可能发生的。Nick那时候的罚球还不错,有70%的命中率。当时的情况是我们在比赛还剩10秒的时候领先3分,他只要罚进一个就能领先4分。结果他两个都罚丢了。第二个球打铁之后,Anderson冲到篮下抢到篮板,又被犯规了。

Pat Williams

太神奇了,他又被犯规了。所以我们当时就想:「还好,我们暂时上岸了。」

Kenny Smith

他投丢前两球之后,我简直气疯了,Mario Elie竟然没卡位,让Anderson拿到了篮板。忘了Nick吧,我一点都不担心他。我冲着Mario大喊大叫:「他投丢了俩罚球,你竟然还不卡位?」

Shaquille O’Neal

只要进一个就好。我罚球也不是很好,所以我不会要求别人两罚全中。

Brian Hill

我只求他罚进一个,这样就能拉开到4分,需要两次进攻才能扳回来。

Nick Anderson

我抢到篮板,回到了罚球线上。又是一次两罚全失。

Larry Guest

这是体育史上最着名的关键时刻掉链子。

John Gabriel

我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Donald Royal

总冠军的大门就此关上了,自那以后我们再无还手之力。

 Kenny Smith

当他投丢第四个罚球之后,我从弧顶冲进来抢到篮板,确保我们控制住球,然后叫了暂停。

 Nick Anderson

人们都忘了我们一度领先过二十五六分。但是到比赛最后,两边只能交替领先。

Donald Royal

连续罚丢4球,还是在主场,在我们自己的板凳席面前?我敢赌上我所有季后赛的支票,说Nick不会有这样的表现。但是他真的连丢4球,你还有什幺好说的呢。他是我们的队友,如果没有他,我们不可能一路杀入总冠军赛。

David Steele

Kenny投进三分球,把比赛拖入了延长。

Rudy Tomjanovich

我们要把球发出来,然后找到机会出手。Smits在弧顶晃开对手,得到空间,把球投了进去。

 Kenny Smith

我寻找着出手的机会。但我面前是6尺7的Penny,他挡住了我,我看不到篮框,也看不到其他东西。也许是上帝在背后帮了我一把,他没有直着跳起来,而是跳到了一边。我就在那一剎那选择了出手,也就在同一瞬间我知道,球一定进了。

 Pat Williams

球落入球网之后,整个球馆一片死寂。比赛进入了延长。

David Steele

我还记得我当时想:哎呦,我见证了太多球队发生的怪事,这可不是什幺好兆头。

 Donald Royal

整场比赛就像是一部烂片。

 David Steele

他们靠着Olajuwon压哨的补篮赢下了第一场。

Donald Royal

赛后的媒体採访简直不得了。Anderson的衣柜就在我旁边,我被围得根本走不出去。

 Alex Martins | 奥兰多魔术公共关係部门成员

走进更衣室之后,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球员们被击溃的情绪,这是我们整个赛季都未曾体验过的。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Nick一向是个自信满满的人。他来自芝加哥,个性十分要强,所以我们知道他会在第二场比赛里找回场子,弥补他的过错。所以我们没有直接对他说什幺。第一场之后,我们还没觉得我们自己完蛋了。

 Nick Anderson

这件事一直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我很多年都没有提过这件事,但是它一直影响着我的情绪和精神。从最终的结果来看,是我造成了球队输球,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从没忘掉人们写下的一字一句:「Nick打铁。」「Nick掉链子。」四罚全丢改变了我的打法,我不再经常冲击内线,因为我总是在想:要是我罚丢了怎幺办?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多年。

 Dennis Scott

以前的Nick喜欢背打,也曾经是我们的进攻核心之一——他可是曾经在客场砍下过50分的人!以前他一个赛季也就投60-90个三分球,现在却涨到了两三百个。他的风格因为那几个罚球而改变了。他不想再被犯规了。

 Brian Hill

我没办法责怪Nick。我知道这件事困扰了他整个职业生涯,但是这幺残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David Steele

我认为这种失利方式对他们影响要远大于经验丰富的球队。第一场输球让他们慌了手脚。Shaq和Penny在第二场的表现还是不错的14,但是其他球员经验不足,让他们吃到了苦头。如果魔术赢下第一场,那幺这支年轻的球队就会士气大振,但实际情况则恰恰相反。注14:火箭队以117-106赢得第二场比赛,带着2-0的总比分回到了休士顿。

Brian Hill

主场两连败让球员们都很难相信他们能在后五场里赢四场。我能读懂他们的想法。

 Donald Royal

Nick Anderson在休士顿买了一辆法拉利,可是他根本不会开手动挡的车。我们都问他:「你在总冠军赛期间花15万买车是在想什幺啊?还偏偏要在休士顿买。」球队有所放鬆的态度相当不好,火箭队抓住了这一点,一举击溃了我们,甚至没留给我们一丝机会。

 Richie Adubato

第四场比赛中,火箭队一开始进了几个球,队员们感到了球队正在被横扫的边缘,所有人都试着单打把比分拉回来。结果我们输得很惨。这样的事情我都没想到会在职业球员身上发生,但是我亲眼目睹了一切。

 Donald Royal

五彩纸屑纷纷落在我身上。回到更衣室之后,我们能听到他们庆祝的声音,我们也只能听到他们的欢庆声,因为实在是太吵了。我们都想着:「赶快离开这鬼地方吧。」坐上大巴之后,我们发现高速路都堵了,因为全城都在欢庆。球迷们还发现了我们的大巴。唉,他们还向我们扔鸡蛋,朝我们挥扫帚。我们在车流里堵了两个小时,球迷们还一直来折磨我们,简直就像噩梦一般。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虽然输球说这样的话不太好,但是我们被一支远不如我们的球队横扫了。我们感到心里空蕩蕩的。现实是如此残酷。不过我还是想着我们会重整旗鼓,迎接下个赛季的到来。也许我们不会每年都打进总冠军赛,但是我们总能拿到一枚戒指的。

 Rudy Tomjanovich

就连我都感到震惊了。我在系列赛后告诉Brian Hill,两支球队的差距微乎其微,虽然我们横扫了对手,但是实力并没有差那幺多。

 Donald Royal

我们为年轻付出了代价。但是天赋依然是我们最大的武器。

 Wayne Monte “Tree” Rollins

就在那时,我明白了那些看衰我们的人所说的话。我们太年轻了,太没有经验了。不论教练团做什幺,球员们的状态都无法反弹。他们的心还不够坚强。Shaquille做好了继续战斗的準备,但是从球队整体来看,我们没能摆脱前两场输球的阴影。

Brian Hill

时至今日,我依然相信,如果我们拼下第一场,我们就能赢得总冠军赛。

Anthony Bowie

说一句很多人都不会相信的话,如果Scott Skiles还在球队里的话,我们就会轻鬆取胜了。他是场上的指挥官,同时有着相当强硬的球风——他总能找到事情的解决方法。

Brooks Thompson | 奥兰多魔术后卫

还记得我们在输掉第四场之后,我看着他们庆祝,对自己说:「明年是属于我们的。」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被火箭横扫对我来说很是苦涩。我知道公牛队会是我们下赛季的拦路虎。

 Brian Shaw

LeBron James在离开克里夫兰,来到迈阿密之后说:「我们会赢不止一个总冠军,而是两个、三个。」那时我对球队也有着类似的感觉,我们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获得巨大的成功,但是一切并未发生。

Brian Hill

我很认真地相信明年会属于我们,成为夺冠的大热门。

口述历史:遗失的王朝——奥兰多魔术兴衰史

第八章  分崩离析

儘管O’Neal在1995-96赛季因为手腕伤势错过超过20场比赛,魔术仍然获得了60胜。例行赛中,球队曾因为暴风雪被困于宾夕法尼亚州的阿伦敦。和他们住在一间酒店的还有《芝麻街现场》的剧组以及Marilyn Manson的乐队。季后赛一触即发,魔术发现他们将不得不面对那赛季72胜10负的公牛队。Jordan复出的首个完整赛季,公牛队就创造了NBA例行赛的历史最佳战绩。

Brian Hill

Shaq由于手腕骨折错过了前22场比赛。人们一直在说我们胜率不会超过50%,但是Jon Koncak先发期间,我们还是取得了17胜5负。O’Neal那赛季总共缺阵28场,但是我们还是拿到了60胜。

 Jon Koncak

我那个赛季打了不少时间。赛季伊始,我们的起步非常棒。我们乐观地想到,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们不会落后的太多。

Joe Wolf | 奥兰多魔术中锋

我们本来是要飞到费城的,但是途中飞机遇到了暴风雪。最后,飞机只能被迫降落在阿伦敦。我们挺幸运的,飞机降落后还是住进了假日酒店。外面的雪足足有四尺深,我们不得不在那里住了两三天。

Jon Koncak

我回到房间躺下来,Wolf和我说:「嘿,我们下楼吃点东西,喝点啤酒吧。」下楼来到酒吧后,我们发现半支球队都已经在那里了。

Richie Adubato

酒吧里有三组人:Marilyn Manson和他的班组、芝麻街剧组还有我们。真是神奇的组合。Shaq认识Manson,他走过去之后,把Manson举到了空中,就像是举起一根牙籤。

Joe Wolf

Hill教练对我们说:「有好几天我们什幺都做不了。你们尽情享受享受吧。」那还是赛季中期,球队正在积累磨合的经验。外面的雪还在不断下着,我们根本出不了门。不过我们还是设法走到街上玩起了美式足球。我们一起吃饭,互相开着玩笑。真是一段愉快的时光。

Donald Royal

我们去的酒吧里几乎聚集着整个阿伦敦的人。酒吧里每种饮料都被我们尝过了。

 Anthony Bowie

很快,那里的食物就要耗光了。幸好我们找到机会离开了那里。

 Tom Sterner

警察带着铲雪机护送我们去了机场,因为NBA告诉我们得回到佛罗里达打比赛。我记得我们上午11点飞离阿伦敦,下午两点到奥兰多,晚上七点就去打比赛了。

 Brian Schmitz

Penny彻底建立起了他的名声,他和小Penny的广告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球队里暗流涌动,Shaq一直提醒周围的所有人,他才是带头大哥。我觉得Shaq在奥兰多遇到了和洛杉矶一样的问题,他因为Penny的成功而感到心烦意乱。

Anfernee “Penny” Hardaway

我不知道,也许他是这幺想的。我不能就这幺——他从没和我说过这个。

Horace Grant

都是野心惹的祸。Shaq和Penny都有着超凡的天赋,但是他们却做不到齐心协力去争夺总冠军。总冠军才是重中之重,而不是谁的停车位好,谁拿到广告合约这种事情。

Shaquille O’Neal

「球员之间必须互相欣赏」这个概念是错误的,关键其实是「尊重」。我不管你是不是喜欢我,我只需要了解你是否尊重我。

Dennis Scott

Shaq在奥兰多和媒体相处的很不愉快。他们总是喜欢写我们的汽车、我们的生活方式。这都与比赛无关,也一直困扰着Shaq。

Richie Adubato

如果球队里有两名超级巨星,其中一名是Shaquille O’Neal的话,那幺O’Neal总会是聚光灯的焦点。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最火资讯

日职/棒打吉田一将首轰出炉 王柏融猛打赏一人扛全队体育

日职/棒打吉田一将首轰出炉 王柏融猛打赏一人扛全队体育

日本火腿斗士队外野手王柏融。   图/记者叶政勋摄 , 2019.03.30 日职火腿队今(17)日

日职/棒打巨人王牌菅野智之 王柏融连9场安打超猛!体育

日职/棒打巨人王牌菅野智之 王柏融连9场安打超猛!体育

北海道火腿斗士队外野手王柏融。   图/记者叶政勋摄 , 2019.03.30 日职火腿队今天出战读

日职/棒球人生到死之前都不会结束 巨人阿部慎之助引退(影)

日职/棒球人生到死之前都不会结束 巨人阿部慎之助引退(影)

读卖巨人队捕手阿部慎之助昨( 23 )日传出退休,今日证实,结束其 19 年的职棒生涯。阿部昨日赛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