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历史!十年回首:西雅图超音速在钥匙球馆的最后一战

2020年06月23日 10:25 论坛新奇

虽然超音速队在钥匙球馆进行的最后一场比赛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但西雅图仍然给Kevin Durant留的印象却是终生难忘的。这位本被认为会是「这座城市的下一位超级球星」的球员回到了钥匙球馆,并给了它最后一次欢呼——正如他在十年前所做的一样。

也许,在2008年4月13日的钥匙球馆内,那些前来观看超音速的主场收官战、让体育馆座无虚席的观众们心中都有着这样的一种预感——这或许是最后一场在他们的城市里举办的NBA比赛了。

口述历史!十年回首:西雅图超音速在钥匙球馆的最后一战

或许这也正是为什幺在一个20胜62负的悲惨赛季中,这场与小牛(独行侠)队进行的无关痛痒的比赛会在多年后仍然引起人们的共鸣,球迷们在比赛中不断地高呼:「留下我们的超音速吧!」

而在球场上,当时还瘦得如同电线杆一般的新秀(和未来的联盟MVP)Kevin Durant也在不断地为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声鼓掌应和。

「那真的是难以形容的感受,兄弟。」如今效力于金州勇士队的Durant说,「我无法以言辞来计量球馆里存在的能量和爱心,在那里受到的支持真的令人难以置信。」

最后一个主场比赛结束的几天后,NBA联盟同意了超音速老闆Clay Bennett将球队迁往奥克拉荷马城的请求。从那时起,超音速的球迷们就一直在为失去自己的主队而哀悼,而钥匙球馆也再未主办过NBA的比赛。

在上週五的晚上,改变发生了。

就在超音速队作古的整整十个年头之后,Durant携刚刚成功蝉联总冠军的勇士队一同返回了钥匙球馆,他们此行是为与国王队在当地时间晚7点30分进行一场热身赛。比赛的门票最终全部售罄。

对于这座有着56年曆史的着名场馆来说,这将是它的又一次谢幕狂欢。在这之后,它就将经历一次耗资7亿美元的大翻修。NHL在十二月预计将于西雅图成立一支冰球队,并将自2020年起在该馆内举办比赛,而他们最终迎回一支NBA球队的希望也是存在的。

也许把钥匙球馆的最后一战交给Durant也是个合适的选择,他本来就曾被预期为西雅图的下一位体育巨星。

Bill Russell[注1]、Spencer Haywood、Fred Brown、Gary Payton和Lenny Wilkens等超音速名将预计都会在週五到场,并与那些为再度见证一场NBA比赛而等待了10年的西雅图球迷们共同享受这个荣耀的日子。

[注1]Russell曾于1973年出任超音速总经理

这场比赛无疑会勾引起很多回忆——不论是好的、坏的还是丑陋的,都源于那支被众人所爱戴的、前后存续了41年的超音速队。

在为钥匙球馆留下最后的NBA记忆之前,让我们先回首一下超音速当年的最后一战,以及他们在西雅图度过的最后一个赛季。

口述历史!十年回首:西雅图超音速在钥匙球馆的最后一战

末路的徵兆

如今回溯过往时,很多亲身经历过超音速在西雅图的最后一季的人们都会从中拣出许多时刻或事件,而它们的因果无不指向那令人伤心而不可避免的结局:一直深得球迷喜爱的球队就这样在「翡翠之城」销声匿迹了。

在2007年的那个躁动的休赛期,似乎每一天都会传来球队有新官上任、旧人被炒或是球员遭到交易的消息。

曾经的球队名将Lenny Wilkens在当时是Bennett资方团队中的副主席,他于当年的4月27日被任命为球队的篮球运营事务总裁,却只过了四十天便辞职不干了。同样离开球队的还有总教练Bob Hill和总经理Rick Sund,而接替两人职务的则分别是PJ Carlesimo和Sam Presti。

Lenny Wilkens(前超音速篮球运营事务总裁):「当我刚从选秀抽籤仪式的现场返回时,我就能明显地感到Clay Bennett一直在讲这个模式是如何崩坏的,以及西雅图连一座建筑也不会为他建造。显然他是想搬迁球队了。我对此并不高兴,而且我早已经能预见到这个结果,因为他们对我的观点完全是置之不理,这也让我很不开心。我将不会成为他们搬迁至奥克拉荷马后的一份子了,所以我觉得辞职是对我自己最好的决定。」

新上任的管理层当即将Ray Allen交易到了波士顿,彼时31岁的后者刚刚才打出了创生涯得分新高的一个赛季。两週后,球队又甩掉了为他们效力9年的老臣Rashard Lewis,并将他送往了奥兰多。

Lorin Sandretzky(绰号‘Big Lo’,超音速季票持有者):「失去Ray和Rashard的感觉是很难接受的。这两个家伙都是很有趣的人,在场上也一直努力争胜。你只能说球队已经变天了。」

Kevin Calabro(超音速电台解说):「过去的球星们——Ray和Rashard——都离开了球队,而这里即将会发生什幺也已经很明朗了。他们肯定是要努力为将来而重建,而且是推倒重来。」

口述历史!十年回首:西雅图超音速在钥匙球馆的最后一战

Kevin Durant:养成中的新星

Kevin Durant算是超音速这个告别赛季中的仅有的好消息之一。

超音速在2007年的选秀大会上用榜眼籤摘下了这位19岁的天才,然后又在第五顺位选中了Jeff Green。

Durant是个土生土长的华府人,在德州度过一年的大学时光后,他携自己的母亲Wanda Pratt和两位表亲一同搬来了西雅图,并以280万美元的价格在默瑟岛购置了一套房子。这个初来乍到的孩子很快就赢得了超音速球迷们的欢心,而且也适应了当地的篮球文化。

Kevin Durant:「(西雅图)作为一个大城市真的是挺冷的。我本以为适应会是个很紧张的过程,但我一到那里之后,一切就都一帆风顺了。Spencer Hawes是我高中时期处得最好的朋友,我们很多时间都在一起,而且他全家也都是本地人。我觉得我和他的关係也像是家人一样,这种感觉自然而真实,再完美不过了。」

Spencer Hawes(西雅图人,华盛顿大学出身,2007年选秀大会第十顺位被国王队选中):「某种意义上,我们的关係一开始是在AAU巡迴赛里的对手。在连续的两至三个夏天内,我们每隔一个星期就会到同一个训练营里。我们高二的时候还有幸被邀请参加了一个在法国举行的国际锦标赛……我们是那时就一拍即合的 ……也是就此建立起友谊,并一直延续至今的。然后就是AAU巡迴赛、Nike训练营和全明星赛了。在大学待满一年后,我们一起进入了NBA选秀的过程之中,这样一切又有了进一步的延续。他当时的经纪人(阿龙-古德温)就在西雅图,所以他在选秀前也一直自己呆在这里,但他真的不认识什幺人。我们一直四处奔走,并努力把他介绍给这座城市和一些朋友,从而使他能在彼时那种比较吓人的处境下受到更多一些的欢迎。」

Durant:「有很多我要在NBA与之交手的球员都是西雅图出身,比如Jamal Crawford、Will Conroy和所有那些来自华盛顿大学(UW)的球员,像Nate Robinson。所以某种程度上说,我觉得自己也像是这些人中的一份子。我就是整天在和他们打篮球,并且与他们和这里的社群非常接近。这里的意义比起为超音速效力还要更深一些。另外我在这里还有一些家人。」

Will Conroy(现华盛顿大学哈士奇队助教):「Kevin来到这座城市时,我才刚刚进入联盟,正在为快艇队效力。很多时候,一个像他这样地位的人来到一个新城市时都会有些不友好,而你也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回应。不过在Kevin这里,我们是一开始就把他拉进我们一伙人里了。如果要打街球的话,我们都确信他会和我们一起来的。」

Durant在2007-08的新秀赛季场均砍下20.8分、4.4个篮板和2.4次助攻,并在赛季结束后轻鬆斩获最佳新秀奖项,而西雅图也在他的心目中佔据了一个特殊的位置。

Durant:「开车从大桥上穿过的经历真的很美妙。虽然这里经常下雨,但你能看到桥下的流水。然后在春天的时候,你也能看到远处的山峦。其他人都住在市中心附近的区域,我大概是唯一住在离那里很远的一个好社群里的人。我有一套不错的房子,也就在那里安顿下来了。」

口述历史!十年回首:西雅图超音速在钥匙球馆的最后一战

阴云笼罩

不幸的是,Durant在西雅图的日子没能持续太久。他在新秀赛季刚打完两场比赛后,Bennett就于11月2日发出了搬迁球队的威胁,并宣布了要将西雅图超音速和WNBA的西雅图风暴队都迁往奥克拉荷马的计划。

Wilkens:「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我已经听到过相关的言论。我只是知道他们第一次有机会试着离开西雅图了。」

Adam Brown(纪录片《超音速门:一支球队的安魂曲》製片人):「当时的人们都被击垮了。大多数人在Howard Schultz把球队卖给Bennett的时候就明白,只有奇蹟才能让球队在那个时间点上留在西雅图了。大约就在那段时间里,Steve Ballmer还成立了一个投资团队并试图将球队购回,但当时NBA并未强制让Bennett出售球队。我们当时虽然也没有放弃,但也知道想把球队从Bennett手里拿出来几乎是不可能了。」

口述历史!十年回首:西雅图超音速在钥匙球馆的最后一战

失落的赛季

失败在这个最后的赛季中牢牢地缠上了超音速。西雅图人迎来了他们队史上的最差开局(2胜14负),经历了一次14连败,并在全明星週末前只打出了13胜38负的惨淡战绩。

这支孱弱的球队只能依靠Durant这位充满希望却缺乏经验的年轻球星,但他的全能身手和未经雕琢的天赋还不足以弥补他们在阵容实力深度上的漏洞。

Calabro:「我们是在努力争胜的,但很明显的是我们没有那种能和大多数球会一较高下的火力。球队的第一得分手是Durant,虽然他场均能拿个20分,但还太年轻,而且在身体上没完全準备好适应NBA的比赛。可我们真是没有其他的人来得分了,所以才成了这个结果。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指摘球队的防守,这很好也很正确,但你也得有能力把自己的球打进才行啊。」

超音速在3月16日客场挑战金块的一战中跌入了谷底。主队最终以168-116血洗超音速,并就此创造了超音速队史单场失分的新纪录,而激进的《西雅图时报》专栏作家Steve Kelley也将球队揶揄为「西雅图超懒人队(Seattle Super Quitters)」。

Kelley写道:「这支自称‘超音速’的球队在週日晚上像狗一样地完蛋了,他们让整个城市蒙羞,让整个联盟蒙羞,而且最重要的是让他们自己蒙受了如此的耻辱。」

但即便在这种像是管理层主动宣告打退堂鼓的情况下,超音速的将帅们还是表示他们从没有放弃过。Calabro:「你可以说管理层在赛季开始前就已经弃疗了。那两个孩子(Durant和Jeff Green)都已经倾其所有,可他们的身边却没什幺能帮忙的人。」

PJ-Carlesimo:「直到最后一刻之前,队员们仍然在努力比赛。」

Calabro:「另外一件疯狂的事情是,球迷们一直还在为球队吶喊助威。我有一种感觉,球迷们可能已经怀疑,觉得他们最好还是再来看看球队,因为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下一次机会呢?」

而4月6日,超音速也在他们的倒数第二个主场比赛里回馈了那些忠心的主场球迷。在经历了两个延长后,他们在钥匙球馆以161-157复仇金块,洗雪了三週前被对方打出惨案的耻辱,而Durant和Green也分别砍下了37分和35分。

Big Lo:「在最后的三四场比赛里,球迷们真的是非常投入的。我和其他坐在我身边的人都很困惑,并在想‘怎幺不这样一整个赛季呢?’如果这样的场面能持续一个赛季的话,我觉得我们是有机会把球队救下来的。」

而在这一天,就连对手金块队的教头——也就是曾经的超音速教练George Karl——都对超音速即将在西雅图消失的流言发表了看法。

Matt Pitman(Sonics PA播音员):「我还记得那场比赛里George打的那条领带,他戴的是一条绘有太空针塔[注2]的领带。在那场比赛之前,他对于这个地方对他的意义真的是深思熟虑过的,而且对錶达他的观点口无遮拦。‘这支球队正在做的事情是不对的,’他说,‘这是一座伟大的NBA城市,它值得留下一支篮球队,而且值得被当作一座赢得过总冠军的城市来对待。’」

[注2]西雅图地标建筑

口述历史!十年回首:西雅图超音速在钥匙球馆的最后一战

钥匙球馆的谢幕战

在经历了一个凶险的德州三连客之旅,并以一边倒的方式分别大败于独行侠、火箭和马刺之后,超音速投入了他们的最后一场主场比赛。

週日晚上,钥匙球馆内聚集的17072名球迷让场馆座无虚席。客队达拉斯独行侠还在为季后赛的席位而战,而超音速则只是想避开因潜在的搬迁而导致的杂论,并以一个强势的姿态结束整个赛季。

不论是在球场上还是看台上,都瀰漫着一种夹杂着焦虑与不确定性的离奇感受。在比赛开始前,就连独行侠老闆Mark Cuban都表示自己为超音速即将搬到奥克拉荷马的事情而感到不平。

Carlesimo:「我不记得有任何人关注过那是不是我们最后一场比赛的问题,可能只是一种恐惧吧。我们或许也明白事情的发展方向,但我记得我们只是像往常一样去工作而已。我的回忆可能不太準确,但我记得我们根本没有想过那会是在钥匙球馆的最后一战。」

口述历史!十年回首:西雅图超音速在钥匙球馆的最后一战

Durant:「那场比赛来了很多人。我们在那天晚上迎战独行侠,他们正试图争取季后赛席位,而我们则摩拳擦掌地希望打败他们。我们不知道那会是我们在西雅图的最后一场比赛,但球迷们想到了这点,也表露了出来。」

Big Lo:「比赛的气氛和观众们的情绪都十分热烈,就像是一座城市不肯失去他们的球队那样。」

Pitman:「当时存在着的其他因素实在是太多了。身着制服的西雅图警察们起到了巨大作用,其存在感大概是我在钥匙球馆举办过的篮球活动中所仅见的。他们不知道球迷们会不会冲进场内,或是有其他什幺事情发生。从我们很多正在工作的人的角度看,这也是有点尴尬的。我们被告知不能像对待最后一场比赛那样对待这场球,即便每个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这会是一场谢幕演出了。」

Gary Payton(超音速队名将):「我感觉到场观赛对我来说很重要,图的就是要把我的支持传达给那些长期以来支持我们球队的球迷们。当时有着太多太多的消极因素,已经没什幺东西能让人感觉好一些了。」

比赛还剩3分14秒时,超音速还以89-95处于落后,但他们随即以一波10-0的攻击波终结了比赛,而独行侠在比赛最后的八次出手则无一命中。Earl Watson砍下了全队最高的21分,Nick Collison也有18分进帐。

口述历史!十年回首:西雅图超音速在钥匙球馆的最后一战

得到19分的Durant在比赛还剩41.6秒时命中了反超球——一记中距离跳投,而当他又以一次上篮助主队取得98-95的领先后,全场球迷开始齐声高喊:「留下我们的超音速吧!」

Oct 12, 2018 at 12:46am PDT

Brown:「一想起那场比赛的最后时刻,我的身上都在发冷。那绝对像是一种季后赛的气氛,儘管我们在庆祝的只是一个20胜的队史最差赛季。」

Pitman:「Kevin在命中那一球后往回撤了两步,然后回身参与防守,同时挥动双臂招呼场边的观众,并鼓励着那‘留下超音速’的呼声。那是一个新秀球员的个人情绪,他在职业生涯的那个阶段还只是个年轻人,这种情绪非常真实,你可以说他的行为不仅仅是针对球场上,也是在讚美这个时刻。他发现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不论是对城市,还是对那些支持球队41年的球迷们来说都是如此。」

Brown:「那就像是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声最原始的吶喊——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只能被那些身价亿万的球队老闆和政客们的一时兴致而左右,后者最终只会着眼于维护自己的而不是人民和球迷的兴趣爱好。感觉每一个人都在高呼着,不是为球队赢下这个晚上的比赛,而是为了让他们留在西雅图。」

Big Lo:「你在钥匙球馆的谢幕之夜所感受到的那种热情是能牵扯到内心的。我知道自己的眼睛在那个晚上一直含着泪水,而且我身边的每一个人无不如此,因为他们明白,我们这幺多年来所共享的欢乐可能要就此画上句号了。」

一切结束后,什幺意外也没有发生。过了不到三个月,超音速队在西雅图那41年的队史正式作古:Bennett在向这座城市支付了4500万美元的补偿后,就将他的球队带去了奥克拉荷马城。

十年之后

自从超音速不复存在后,(NFL)海鹰队、(MLS)海湾人队和风暴队先后为西雅图带来了冠军奖盃,而NBA也在没有了西雅图的情况下继续着脚步。

投资人Chris Hansen曾一度接近将国王队带到西雅图,但NBA在2013年强制否决了他的竞标。

通过在ESPN为勇士和国王于週五进行的这场热身赛进行全美直播,NBA篮球算是又给了西雅图一点小戏份。但NBA和西雅图真正重聚的事情依然没有眉目。

如今已经年至而立,并且坐拥两座NBA总冠军和两届总冠军赛MVP头衔的Durant又回到了这座他职业生涯开始时所在的城市,但他这一次却将身穿黄蓝两色的勇士球衣,而不再是以黄绿为主色调的超音速战袍了。

这又提醒了人们西雅图所失去的一切,也提醒了大家Durant本可能在这座城市的体育文化中所达到的位置。

Durant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渴望之情,并与数以千计的、仍在为失去球队而哀伤的超音速球迷们分享了一个信念:西雅图需要再度拥有一支NBA球队了。

Durant:「我们在谈论关于NBA的问题。虽然风暴队已经取得了不可思议的成就,但每个人都知道,没有超音速的西雅图体育是不完整的。海鹰队已经取得成功,风暴队也紧随其后,篮球圈和NBA教练圈中的每一个人都明白超音速队需要回到西雅图。我希望能回到那支球队继续征战,也希望我们能把这种愿望展现给他们。」


上一篇:
下一篇:

最火资讯

【台北食记】(东区)Moomin café 噜噜米主题餐厅

【台北食记】(东区)Moomin café 噜噜米主题餐厅

Moomin café噜噜米主题餐厅位在东区,捷运忠孝复兴和忠孝敦化之间,东区地下街13号或15号出

【台北食记】(捷运中山站)御珍轩港式饮茶

【台北食记】(捷运中山站)御珍轩港式饮茶

御珍轩港式饮茶算是台北传统老字号港式餐厅,在福君海悦大饭店2F,地理位置介于台北车站、捷运红线中山站

【台北食记】(捷运市政府站)高三孝碳烤吐司(松菸文创店)

【台北食记】(捷运市政府站)高三孝碳烤吐司(松菸文创店)

高三孝碳烤吐司专卖店有蛮多家不同分店,这次是吃在松菸旁巷子里的松菸文创店,从捷运市政府一号出口走过来